Euzekun

Magic—♪
御泽/白宸笙🍁
优散优赛高。甜文控想到啥写啥,文笔渣自我满足。

「优散」因为不会化妆在散人面前出丑了,内心尴尬又不知道怎么正确有效的怼回去。

被抓到把柄了。

脑洞是看了一位直男化妆,愣是把一张帅气的脸画成了人妖。……特别有意思就想写写优散的反应。………


-


优瓦夏失眠了。


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是到了晚上就無法正常入睡,遲遲閉不上眼睛,只能睁着眼睛想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一想就是几个小时,回过神来天已经微亮。无可奈何只能撑起精神去出门买早餐,早上有了睡意又赶紧摸到床上去浅眠。几天下来黑眼圈已经深的像是被猛男各揍了一拳,淤青似的。这让他困扰的不行,而散人这两天要来上海,让他看到自己这幅沧桑的惨样难免逃不了一顿看似嘲讽实则担忧的说教。


但是说实话,被说教虽说脸上不情愿但内心还是有那么点小高兴的。


这归这,那归那。优瓦夏瞪大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他的黑发蓬松杂乱,眼睛旁隐约能看见些红血丝,至于眼睛下面弯月般的黑眼圈已经让他无奈的低低暗骂出了一声靠。


下午两点,散人几乎是掐表踩着点似的敲响了优瓦夏家的大门,上海的气温虽说降了些,但还是无法忍受,T恤黏黏糊糊粘在皮肤上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即使是性子耐心的散人都有些不耐烦,眉头微微蹙起,两手交叠支在行李箱把手上,轻轻吐出一口气。


而优瓦夏在听到敲门声后连忙放下手中的遮瑕膏,藏在电脑桌的抽屉里面,开了门自然的帮散人拎过行李拖进里屋。他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散人一直沉默的盯着优瓦夏的身影,直到优瓦夏走到面前他才慢慢开口。


“优瓦夏。”


“怎么了?”


“……你。”


“你是不是化妆了?虽然看上去精神了很多,但是粉扑太多,腮红也搞过头,眼线画的长度都能绕脑袋一圈了。你现在的样子就像……”

散人组织了下语言。

“就像白骨精,还是个男性妖孽。”


“我没化妆,就是比你稍微早了些到,脸红是热的。”


“可是…………”


“是热的。”


“但、”


“是热的。”


“你这个。”


“热 的。”


“好吧好吧热的热的。”



优瓦夏实在不觉得自己的妆有很过分,明明就是跟着视频教学慢慢画的,一定是散人说的夸张了。


确实带着奇妙妆容的优瓦夏如此想着。

--

「幻忽」日常one two three

某幻特别喜欢忽悠的眼睛、这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否认。毕竟那对绛紫双眸就像会说话似的,你甚至能够直接从那里面察觉知晓它们主人的小心思和想法。

但是极为可惜的是它们平常都被镜片遮挡住,无法让人探得这其中深邃和魅力。但某幻就不同了,他经常会在心中暗自嘚瑟,洋洋自喜,他心想着,这对紫宝石和忽悠这个人,都是属于他的人。

正午阳光隔绝于厚重窗帘外,忽悠侧躺在沙发上枕着手臂,两腿毫无顾忌的往某幻大腿上一搁,阖眼闭目养神好不逍遥自在,某幻也没说什么倚着沙发背刷着手机,另一只手还不安分的捏捏忽悠大腿揉揉忽悠软顺的红发。

“能不能老实点,嘘安静别闹,再乱摸我一刀杀了你。”忽悠侧劲恶狠狠的瞪了眼某幻,却是像只逞威风的小奶猫,没什么威慑力,可爱的要死。

“可我紧张啊这有什么办法。”某幻的眼神飘忽了一瞬,小声的回复:“明天就要上台了啊旁友,一想到下面都是我的粉丝……就慌。”

明天的漫展请到了某幻去当嘉宾,这场合不管多少次某幻还是习惯不过来,说归说不紧张但实则漫展前夕都慌张的没头没脑,走个路看上去都能感觉心思都能飞到了太平洋,好几次忽悠都能及时把他思绪拉回来,否则可能真可以蠢到想着想着左腿绊右脚把自己摔个狗啃泥。

忽悠看某幻这样子无法抑制的翻了个白眼给他,干脆抬手一捞他脖子顺势起身凑过脸去距离极近的盯着看,紫色的眼睛里满是某幻的倒影,直把某幻看的耳朵逐渐染上薄红,连慌张都忘了只能呆愣愣的瞅着。

然后得到了忽悠的一指弹。

“走了穿衣服,咱们冰箱的屯粮可乐都没了,急需补充物资,空投箱在楼下,赶紧去舔,不然都被抢完了。”

“噢……哦。来了来了…………。”某幻慢吞吞的下了沙发。

“噗…”

“忽悠你笑啥?”

“没…不是、没有!噗——好傻我靠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他妈再笑?!你还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悠笑的前仰后翻,穿个鞋子也能不小心噗嗤笑出声,把某幻嘲的脸黑一阵红一阵活像变脸似的,忍无可忍给了忽悠脑门一大巴掌。又被忽悠言语嘲讽了回去,说他不懂事了连爸爸都敢打。

理所当然毫不犹豫的第二个大巴掌。

提着两袋小零食和可乐,某幻和忽悠边慢悠悠走回家去一边怼天怼地怼对方,宁静小道上只剩二人谁也不饶谁的争吵声,但咬词出声的话语都带着明显的笑意。

“我想了个好办法,其实可以把下面的人都当成是南瓜。”

“猛汉君你都把自己的粉丝当成南瓜吗?哇……我要告状了!开大喇叭告状!!”

“你多大了这么爱告状!”

“我17岁了!”

“那我14岁你能不能对我好点啊?”

“哈哈哈哈哈我才7岁呢!!……”

“呵!幼稚!”

“呸呸呸你才幼稚你全家都幼稚!!”

欢声笑语回到家后已经凌晨了,忽悠最近身体不太好,去了医院检查被告诫必须早些休息,洗漱完后就被某幻推去床上掩好被子严厉训斥睡觉。忽悠扯着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黑暗中某幻看的不太清楚,但能想到它现在一定噙满了委屈,这双眼睛的主人肯定也会在不久后闷闷出声。

“哼哼…凶我,坏蛋,凶凶怪。哼………。”

看吧,他就知道。



。写着试试看…?好喜欢他们噢…………

回来了,好久不见🌺

「优散」模拟恋人

一篇不知到底有没有后续的补档()
玩家优×NPC散。



【1】

“哥,你知道吗?那款全息游戏。”
“据说是一位天才做出来的,里面与你搭档的角色随机,听说还会有自己的意识呢!你的妹妹我是欧皇,这次仅有的三个体验名额就是给我抽中了!看我多好,第一个就想让你体验体验!”

优妹妹摇摇手里的全息头盔笑的有点贼兮兮的。

“我愚蠢的妹妹哟。”优瓦夏却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双脚往桌子上这么一搁对他妹妹说的话显然是提不起兴趣,握着手柄嗤之以鼻又慢悠悠开口。
“你跟我说外星人来侵略地球了倒是可信点。”

“你就试试嘛——!”优妹妹摇了摇优瓦夏的肩膀,握紧拳头发誓,“一定不会辜负你期待!”

“……”

优瓦夏撇了眼那个平平无奇的头盔,最终还是叹声气接过它,顺手把妹妹服帖乖顺的发型给硬生生瞎揉成了个鸡窝,不出意外的,对方腮帮子一鼓气呼呼骂了声混账老哥后跑出了门。优瓦夏慢悠悠的回房,把夹在腋下的头盔拿起来左看右看,观察了半天也只是个普通至极十分常见的全息头盔罢了。

优瓦夏翻了个白眼。

就算那些所谓的角色搭档真的拥有自己的意识,也兴许只是背后有什么人在操纵着他们。这种东西除了贵点还没喷颜料好玩儿呢。



【2】

想是这么想了,可以他妹妹的性格肯定过个不久待气消了就会死缠烂打期待怂恿着他戴上,再告诉她感想。有个这么粘人的妹妹也是多次让优瓦夏无奈至极,却也知对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着想。——这次也是,既然都同意了尝试一下也不会少只胳膊缺根腿。一番思考后优瓦夏便将头盔开机,连接上电源,平躺在床上等待提示音。

「你好,00021号试验人员,请问您的姓名?」

优瓦夏略略一思忖,干脆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优瓦夏。注册成功。」
「正在连接主城,任务一已发下。」

「♭与系统搭档会合。」

视角的右上角慢慢显现出了如何用大脑去控制游戏。待优瓦夏适应后游戏系统便像已然知道一般闪过开始界面,再过不久优瓦夏的耳边就已经传入了莺啼婉转和于树叶被风拂动的声响、嘈杂的人声沸腾。他缓缓睁开眼睛,游戏中的煦阳敛起刺芒舒放那份与现实中无法感受到的柔和,洒在身上有些暖洋洋的。



【3】

但是在这茫茫人海中要找到自己的搭档着实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优瓦夏侧侧脑袋掠过人潮抓抓头发很是苦恼,望着自己的简约衬衫和牛仔裤更是感觉大脑里一片黑线。他忘记了问自己的妹妹这到底是一款什么类型的游戏。

就在这时人群中倏地响起妇人的尖叫声,渐渐的骚动愈加明显,哀嚎声此起彼伏。优瓦夏甚至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一道人影便从他的面前一闪而逝。

怎么回事。

优瓦夏一头雾水,暗下默默攥紧了手中看上去就万分廉价的剑鞘。

“——!”

黑影从人群中再次窜出,冲脸袭刺来的匕首在阳光下闪出瘆人光芒,优瓦夏拔剑身子像是本能一般动起来挡下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剑刃的耐力值却是逐渐下降。被逼无奈优瓦夏一个翻腕借力将匕首转移了一个方位,抬膝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又接矮身凑前将那黑影撂倒在地。

“娘的,你放开老子!”

“哦豁?”

“我还有四个小弟呢,你也只是碰巧成功,告诉你,惹恼了我这里主城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哈哈,那真厉害。”

“他们都得死!”

黑影剧烈的挣扎着,抬眼却是看见了压制住他的男人明显不好惹的眼神,止住了挣扎的动作冷哼一身嚎出威胁话语,更是让身边那些群众更加慌乱了,小孩的抽噎妇女们的尖叫听的优瓦夏心烦意乱,正要一剑将这人置于死地,不远处便传出一声清朗的声音。

「“你说——让谁死?”」

几个五花大绑的男人被扔在优瓦夏面前,然后就是个人慢悠悠走上前,鲜艳的红披风在身后随风飒飒飞扬着,逍遥散人转了转手中的枪支,漆黑的洞口对准了那个头目的额头,唇线勾起笑的阳光活泼,可在这个场景下只让那头目打了个寒颤。

“哼哼,傻蛋。口出狂言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拿命来呀!!!!bang——!”

根本不是与那嚣张头子同样的系统音,耳畔响起的是带着情感、活泼的音调,令优瓦夏一怔。

这游戏还有配音,还挺高端。

优瓦夏内心感叹了一番,想看看这位NPC想要上演什么好戏,然后就亲眼看见。

五彩的礼花炮弹从枪口蹦出。

优瓦夏:“……”

头目:“……”

人群:“……”

逍遥散人:“哎呀。居然拿错枪了。”

「叮。」

「已与目标搭档[逍遥散人]会合,即将开启下一个目标…………」



【5】

逍遥散人望着天空像是想借此抹消城内人对他的印象,边吹着不成调的口哨,边扬手把那头头一巴掌扇晕了。优瓦夏将视线从逍遥散人身上又移回面前跳出的面板,心里琢磨着,脸上却是没一丁点的表情。

按他愚蠢妹妹的话来说,出现的角色均是NPC没错吧。但按照正常游戏来说选择了男性角色的他不应该碰到一个波浪卷大欧派的女性搭档吗?这样一个身高比他长性格又完全相反的人绝对跟他合不来,更不要说是搭档。

什么破游戏。

优瓦夏不情不愿的蹲下身摸索着那头目衣袋,刚摸到个冰凉玩意儿系统就自动跳出数据面板,金币栏上登时多了四位数的金币。看样子这人的出现就是个新手教程,那么这游戏也许就归在战斗那一类了吧。接下来就是——………

逍、遥、散、人。

他细细咀嚼了这四个字,总觉得莫名有些耳熟,但这想法最终也只被他归到了既视感里,很快就抛去一边,将那人从头到尾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

而那名为逍遥散人的NPC也像是系统感应到一般,斜过那双粽褐色瞳眸,勾着唇线看向他,然后转过身将手背在身后微微前倾露齿一笑,语音栏那儿也传出了介绍的声音,如阳光般清朗舒适的少年音传入他的耳朵。

“嗨优瓦夏大大,你就是我的搭档了吧,很高兴认识你!也许你那边已经有系统提示了,但还是要郑重的介绍一下!我是逍遥散人——,今后还要多请你指教!”

那是他们的初遇。

-

「优散」反义词




优瓦夏是讨厌逍遥散人的。


“嗨优瓦夏你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这姑娘的行为…………呃哈哈哈哈哈哈虽然由我来说不太好意思,但大概也就是喜欢我到太过激了嘛,人家也挺无辜的还是别去怼啦!”

指尖划过荧屏,目光停留在那些消息记录数秒,逃避似的再次下滑。

那积极乐观的态度让他讨厌,遇到什么事都挂着那副刺眼的傻笑,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将错误全部揽在他自己的身上让他讨厌。




优瓦夏把手放在散人的肩膀上,微微弯腰便看到微博私信里某些黑粉发来的恶毒的语音,他这个旁观者看了都恼怒的很,那散人呢?

优瓦夏侧头看了看散人的脸色,却见人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放在键盘上紧攥的拳头渐渐松弛了下来,缓慢地移动鼠标退出了消息界面。

“优瓦夏你不用为这个生气的,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声音确实太嘈杂了,提出点意见也没什么不好的嘛哈哈,就是话不大好听。”

散人摸摸鼻尖冲优瓦夏笑道。

被黑粉私信辱骂也不反击只不过是哈哈两声回句抱歉,却偏要在暗地里改正那些被人恶意挑出来的茬,只不过是些猪毛蒜皮的小事罢了却还要这么认真,这让他讨厌。




“你不必改正这些,这就是你的特色。这人就是脑子被门夹过智商不太正常的,你的直播你的视频他爱看不看。”

他暗暗记下了那人的ID安抚似的说了两句。

“优瓦夏!”

“干什么。”

“你这是在安慰我啊!你终于不像以前那么傻乎乎的了,我欣慰极——艾玛你打我干啥!乐乐咬他!!咿你别走啊!”

猝不及防的发现早已被吸引,浑身上下的刺在不知不觉被拔光,即使明白想要靠近也会被刺伤这人却还是义无反顾。人群中的光源体,与谁都能友好交谈,这让他讨厌。




“你说我会不会被讨厌啊哈哈哈……优瓦夏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明明没有安全感却还要用那笑容掩饰,笑的真丑还毫无自觉,抱着膝盖蜷起的一面,与勇往直前笑容满面的一面,完全不肯将那软弱告诉他还将其隐隐藏起,让他讨厌。

“…………我过了?”

“过了。”

“我打通关了?”

“别这幅难以置信的样子,你过了。”

在初期对这人来说困难的陷阱,现在却能够毫不迟疑的跳过,在他停下脚步的这段时间,这人已经超越他了很多很多,神圣的光芒洒在他的栗发上光辉夺目,刺眼的要命。让他……讨厌。

讨厌的很、讨厌的不得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呢。

讨厌到无法再移开视线。



  ▼▼▼▼▼▼▼▼▼▼
▲    ▲  ▲▲▲▲▲▲_______他回不了头了。


滴。


◆逍遥散人

◆讨厌
◆喜欢☜
◆讨厌
◆讨厌
◆讨厌

-fin

解屏申请通过啦👐👐👐晚安👍💪🍉💕

「优散」平淡

重发了一遍。是高中生的优散!把那些错字纠正了、…这篇质量有点低包含很多私设。勿上升真人,
是八鸟滴点文。
- @武当x暗香真好磕·八鸾喈喈

【1】

独属于放学的悦耳铃声响遍校内每个角落,在老师的下课二字落下的同时教室里瞬间嘈杂起来,叽叽喳喳的讨论起一会儿吃什么去哪玩回不回寝室。

散人两臂往课桌前一横跟滩软泥似的一趴解放的叹息出声,咦咦呜呜的愣是把前桌的优瓦夏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这哼了半天都没消停,优瓦夏也是忍无可忍,一回头手一伸就给了他一脑瓜嘣儿,眼神中尽是嫌弃。

“那么没出息,上趟课整的跟刚打完仗一样。”

“去去去,还有脸说,你倒好,一个眼神杀过去哪门课老师都不敢惹你这尊大佛。我就不一样了啊,所有老师都是停顿了一下!然后掩饰尴尬咳一声,接下来的后面一句话永远都是,啊——呃…那就请后佐的散楞同学来肥答一哈。全都是我替你挡的刀子好不好…!”

散人怒目圆睁噼里啪啦一堆话砸过去,期间还惟妙惟肖的模仿了老师平翘舌音不分的话,旋即抬掌一拍优瓦夏的后背,直把优瓦夏拍的向前一踉跄。

“……”

优瓦夏扫了眼散人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帮他合上整齐叠在一摞书上,又看看散人气呼呼的表情,顺了顺他的毛,趁所有同学都没注意这边快速亲了下散人的唇瓣,好声好气。“错了错了,那今天出趟校门,请你吃顿好的。”

散人详装高冷。“要吃串儿。”

“好,想吃什么随你挑。”

“大闸蟹。”

“好,大闸蟹,公的母的清蒸水煮随你点。”

“榛子蛋糕。”

“.....行。”

“神户牛肉。”

“你得寸进尺?”

【2】

散人到最后自然是坑了优瓦夏一大笔,付账的时候优瓦夏面颊上的肌肉都在微微抽搐,这大白天的却又没法把散人怎么样,再说人委屈成那副模样他貌似也确实有那么点儿责任。

优瓦夏叹气,侧头看着散人伸出舌尖舔着甜筒上的奶油,余光却突然撇见旁边有对男女指着他偷偷的笑,他一皱眉还以为是脸上有什么东西,随后就见身边本来还满脸愉悦的散人神色一僵,打了个哈哈手一挥说自己好像还有点事便脚底抹油的溜了。

直到过会儿其中一位男性止不住笑声拍了拍优瓦夏的肩膀,从他背后揭下来一张纸给他,白纸黑字精心描粗的「大傻蛋」三字清楚映入优瓦夏的眼睛。

他倏地想起散人之前往自己背后拍的那巴掌,脸瞬间黑了不知几个层次,周身气场吓的那男的也止住了笑声,赶忙拉开距离。优瓦夏把那纸捏成一团,从齿缝里挤出字句。

“…………”

“逍、遥、散、人。”

你今天晚上完蛋了。

【3】

夕阳渐沉敛于天边,天际那周缘镶着茜色云朵连延至红日消失于远方。优瓦夏体力好轻而易举就抓住了跑远了的散人,抓着他的肩膀就往其膝盖上一敛了力道的冲撞,虽说是收敛了些力道,可散人本就怕疼,眼里泛着泪花,嗷嗷两嗓子叫出声,不服的一瘪嘴,又揪把优瓦夏头发,又被对方反手给了一个手刀。

两人就这么打打闹闹回了寝室,满头的汗灰头土脸狼狈的很,却依旧是没分出胜负,连个浴室都要用石头剪刀布来分胜负,奈何三局都平手,干脆一起拿上衣服挤进了浴室。面积小的浴室突然多出来两个大男人显得拥挤了很多,优瓦夏望着正在脱上衣的散人之前报复的念头还没下去就又冒上来一个,他拿起花洒调了凉水冲着散人脑袋就是个透心凉,甚至把没怎么爆过粗的散人都冷的叫出一句。

“我操优瓦夏你大爷的!!!!!”

“天啊,对不起哦,我手滑了。”

“滚你的蛋!”

“我的蛋可不会滚。”

高中生在这个年龄都有点贼兮兮的,大夏天的也不用怕感冒,优瓦夏上前两步隔着湿透了的校服衬衫掐了把散人腰侧软肉。散人脸色一变,立刻看出了优瓦夏那些小心思,扬臂就把优瓦夏那不怀好意的爪子给拍了下去。

“干啥呢,还想在这做?不知道我们学校浴室的隔音差吗!我当初为什么会跟你这傻子在一起啊..。”

“不是自然而然的吗。”

优瓦夏倒还真认认真真回忆了一下。

【4】

“优瓦夏你知道不,这次重分寝室我们分到一个了啊。”散人撑着脸戳戳优瓦夏的后背。“你生活习惯好不好啊,会不会大半夜梦游然后大脑进水去撞墙啊。”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个形象?”

可最后一起生活了段时间后两人在平常生活中的习惯良好不闹事儿又爱干净,关系又是更好的上升了一步。散人长得清秀优瓦夏对他还真是有那么点爱情的好感,相处一阵子后倒是真的喜欢上了,可惜散人就是没明白闲着没事干就往自己身上一贴一蹭的,搞的优瓦夏很几次都险些走火。

而契机是某趟两人都闲得慌,优瓦夏翻着阅了几十遍的书本打了个哈欠,倏地散人的方向炸出几声女人的尖喘,优瓦夏一惊探出脑袋往散人那儿看,入目的便是散人红透了的耳朵,对方无助的想把音量调小奈何无用,成人视频中还播放着嗯嗯啊啊的喘叫,散人咬着下唇摇摇脑袋冲优瓦夏磕磕绊绊的解释这是不小心碰到的。

可这归这,耳边一直响着那种声音对清心寡欲的散人来说不一会儿就起了生理反应,散人一把扯过被子盖住下半身,优瓦夏又怎会看不出,倒是刚好正合他的意,踏下床安抚的拍拍散人的脑袋,遂隔着校裤抚上他半抬头的小家伙。

“优、咦…、”

“放轻松,保准服务周到让你舒服。”

优瓦夏满意的闻见对方抑制不住的喘息声,愈加过分的挑逗、撩拨。直到最后发展至了那一步。平日与对方相处的时候轻松惬意,越看越喜欢,在班里同学还以为他们是要好的哥们时,实则二人的关系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恋人。

【5】

“散人。”

“干啥啊,起开你,重死了。”

“我们在一起这么平平淡淡的,你觉得这样好吗。”优瓦夏撑着散人身边两侧,神情严肃。“我是不是没有对你说过,我喜欢你。虽然你现在狼狈的样子很傻逼。”

“……”

“我是不是没有回过你。”散人直视。“我也喜欢你,虽然你现在的严肃模样更像个傻逼。”

“啊,散人,你就算小脑没有发育全我也好爱你。”

“啊,优瓦夏,不管你脑子里进了多少水,我现在都好想要暴打你一顿。”

“……”

-fin

我来!!!!开个点文!!!请!尽情的..!

是看到优瓦夏就乐成花了的散老师!字丑勿嫌弃!……画质我也不知道咋回事,用美图秀秀拼图就成这样了🍧🍰(……)

「御苏」忠

给我情人写的爽文!自娱自乐。意念艾特苏陌。(

-

01.

轻柔的雾霭于建筑之间升起,朝阳橘黄色的光晕落在高耸楼房的顶端,将一切渲染地朦胧而迷幻。在闹铃响起的一瞬,御泽便反应极速地将手伸出被窝越过依在熟睡的苏陌摁下按钮,旋即探出脑袋小心翼翼望了眼苏陌阖眸安详的睡貌,喉间泄露痴笑声,唇瓣还未落到苏陌嘴角上,就被突如其来的一个枕头砸的晕晕乎乎不知所向。

御泽的眼睛眨了眨,里头近乎噙满了委屈,望向苏陌得意洋洋耀武扬威的样子后又是什么气都没了,嘴一瘪膝盖一曲便咕噜咕噜滚下地穿上拖鞋欲去准备早餐,可还未走出几步又便被苏陌拽着后领拉了回去。随后一个不轻不重的吻落在了他的唇角带着淡淡的薰衣草香,让御泽懵在了原地,看不见的尾巴从沮丧垂下到激烈的摆动,张开双臂就想给苏陌一个大大的拥抱,又被苏陌一脚踹回了原位。

“还不快滚,再腻腻歪歪的信不信现在让你栽在这儿?……本大爷饿了,嗯?”

“好好好,这就去给苏陌大少爷做早餐啦——。需要伺候穿衣洗漱吗?”

“快滚。”

02.

洗漱过后,苏陌翘着腿用一个自己最舒服的姿势瘫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刷着手机聊天,厨房里已经飘出了食物的香味儿,缭绕在鼻尖,也是勾起了苏陌的馋虫,但他抱着臂却还是那副无所谓模样安安静静的等待,御泽放在桌上的手机叮咚了一声,苏陌撇了眼没做声保持原样刷着淘宝微博,直到御泽端着早餐走出来时他才改了坐姿,盘着腿拿起餐具叉起面包咀嚼,指了指御泽的手机。

“刚刚响了,貌似是短信的样子,不看看吗?”

“啊、稍等稍等,我看看哦。恩…………只是推销短信啦,没什么好在意的,味道怎么样?”

“勉勉强强吧。”

“??好过分诶!这可是御先生的爱心早餐~!”

“用番茄酱搞个红艳艳的爱心就是你说的爱心早餐了吗?真是没有一点诚意。”

御泽摆出了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假意啜泣起来,挪到苏陌的身边又是蹭又是抱,非要苏陌的一句夸奖,搞得苏陌又是不耐烦又是无奈,拍了拍御泽的后脑勺又快速在他的脸上亲了口吞下最后一口饭,便去穿衣准备出门了。御泽傻傻笑着摸了摸被亲吻的面颊,拿出手机就要把这件事情写下来,解开设备锁就是刚刚看到的那条标题为「情书」的邮件,钴蓝瞳眸淡淡撇过也没点开深究,指腹移动将它扔进了垃圾箱。

管它是真的还是假的,不是苏陌的情书,我没兴趣啦。

03.

“苏陌你要去哪里呀?”

“要你管。”

御泽望着苏陌换衣服的背影与其背后突起的蝴蝶骨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从上而下看了一遍又一遍,纠结犹豫数秒干脆把他拉入自己怀中亲手为他套上袜子,指尖覆于他皮带扣上摩挲,同时嘴唇贴在对方耳骨溢出撒娇长音。

“你就告诉我嘛,好不好——?”

“你烦不烦,就是突然想吃甜食罢了。你想来本大爷破例让你跟来一趟也没问题——。”

苏陌以指托颚严肃认真思考了会儿。

“跪下来汪一声怎么样?”

御泽几乎是没有多少的犹豫,一跪地双手握拳放在大腿上,蓝眸里发着岑亮的光芒,听话的「汪」了一声,看的苏陌也有点愣,他确实是没有想到这家伙会真的没有犹豫就跪了下来,曲指一弹御泽脑门瞅他嗷嗷嚎疼的时候也是被逗笑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诶我的御泽,就这么跪下了,在外边你也这样?要是被人知道了你出去这帅脸往哪搁啊?”

嚎叫声戛然而止,御泽唇线挑起眉弓上扬,站起身来执起苏陌的手便在无名指上亲吻。

“从决定陪在你身边的那一刻起,「拒绝」这字就从我的字典里根除了。在外边又怎么了,我也会让别人知道我对你有多认真。”

“……”

“很好。”

苏陌用舌尖打湿了干燥唇面,笑的狂妄不羁,启唇。

“那么本大爷现在允许你吻我。”

遵命。

-fin